Ratatouille

恬为不良中年的后果,就是发现对很多东西已经失去了兴趣。记得几年前,找到了向往很久的漫画《海贼王》,翻了几页就没了兴趣。那时俺仰天长叹:从此再也不能”羽扇纶巾”的装大瓣蒜,只能等着被别人”灰飞烟灭”了。 所以,即使听说了Ratatouille上演了,也不断的听说它很好看,也一直没有心动。不过后来一想,今年是鼠年,女儿也要属mouse,看看还是说得过去的,也就扭捏的看了。看完的感觉是:真老了,看着一堆耗子做饭,怎么也感觉不出爽来。万幸LD还算意志顽强,坚持到了最后,没有中途退场。

不过,影片中还是有一段让俺一阵热血沸腾,就是Anton Ego,那个瘦瘦的美食评论家,在吃完老鼠做的Ratatouille后写的评论。俺觉得写得跌宕曲折,伏笔连连,既让俺精神抖擞,又禁不住想乐。你要是不知道它在说耗子做饭,那么也就是一篇拼命捧饭店的文章,可是你要是看了电影的前部分,就会为它到处的暗指耗子而弄得老想笑了。从这点看,和相声《文章会》和《大保镖》有一样的笑点。 原文在http://imdb.com/title/tt0382932/quotes有收录,俺斗胆翻译一下:

不管从什么角度看,评论的工作都挺轻松的。我们没有什么风险,却高高在上,等着别人把他们的成果,甚至他们自己奉送上来,好让我们品头论足。我们大量的写负面的批评,因为这样写起来好玩,读起来也有趣。然而我们这些评论家却不得不面对一个苦涩的事实,即使是一块垃圾食物,也要比我们对它的评论要好。不过有时一个评论家也真的要冒些风险,就是当他发现并开始呵护一种新的食物时候。这个世界从不对新的才能,新的发明和新的需求报以善意。昨晚,我体验了一种新的东西,一顿超凡的晚餐,它的来源是那么非凡和难以预料。即使我声称晚餐和它的主厨都掀翻了我对美食的先入之见,那也只算是轻描淡写的说法。它震撼了我的内心深处。在过去,我从不隐瞒我藐视大厨Gusteau的名言:谁都可以做饭。可是我发现,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他的意思。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,然而伟大的艺术家却可以来自任何地方。难以想象在Guesteu做饭的厨师,有着多么卑微出身,而我以一个评论家的身份来确保,决不比法国最好的厨师差。我会很快再次光顾Guesteu,更饥肠辘辘的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