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根骨头卡在喉咙里,让人觉得嗓子眼里痒痒的,不吐出来,简直是一种折磨。正所谓骨鲠在喉,不吐不快。俺年少时,轻狂的一塌糊涂,一天到晚看谁都不顺眼,嗓子总是痒的,看到什么都去吐两下。可以想像,有意无意间,不知得罪了多少人。吃了一百个豆后,终于知道了豆腥,完成了从叛逆青年到无聊中年的转变。确切的说,俺成了王小波所说的“沉默的大多数”。如果你相信福柯的“话语即权力”,你就会明白,为什么现在俺一回家,就只是面对着电脑发呆。

事有一万,就有万一。前天和Simon等人去打壁球,自己一不小心,赢了一次又一次。回来的车上,俺心里继续暗爽,可也发现气氛沉默得有点诡异。如果换了《Friends》里的Chandler,肯定会bing的一声蹦出个笑话来。平时俺也是这种风格,默默的放两个冷笑话来暖场。可不知怎地,俺大小脑一抽筋,冒出了一句:“我说Simon,如果你稍微注意一下回T的话,你肯定能一下提高很多。”说完我就后悔了。果不其然,我遭到了来自Simon 的猛烈反击:不仅是言语上的,还包括第二天球场上的。俺再次得到教训:骨头不是可以乱吐的。

俺印象中,骨鲠在喉的感觉,第一次还是发生在高中。那时我们操场被烟花厂借来测试产品。俺和几个好朋友爬在墙上,只见五彩缤纷,各式各样的烟花漫天绽放。刚觉得这个好看得已经是平生仅见,一个更大更漂亮的又出来了。两个小时后,终于只剩下了硝烟。俺走在夏夜的星光下,听着周围的男生女生说说笑笑,闻着爆竹过后的硫磺味道,感受着微风拂面的清凉,就觉得荷尔蒙与激情一个劲儿的澎湃。如果那时俺是个诗人,肯定会喷出《琵琶行》那种长篇;如果俺是个歌星,肯定会长歌当街;如果俺是画家,肯定会泼墨它一幅烟花万里图。可惜俺那时只会念书和打篮球,喉咙里那骨头,卡了半天,最后俺也没吐出什么好牙出来。心里一阵暗骂自己是废物后,就悻悻的溜达回去了。 随着年龄越来越老,肚量在增长(俺说的是外形),喉咙也越来越宽。不管是鸡骨排骨鲨鱼骨,都是照吞不误。上周心仪已久的iMac到手,俺也就是眼睛发了发亮,喉咙里连老痰都没有。这说明俺已经变得没脾没气。这也说明,什么年纪,就只能办什么事。老骥伏枥,志倒是在千里,马蹄就只能慢慢的往前挪了。

可是这想法,在看到老乔(Steve Jobs)在Macworld上激情演讲后,就被彻底推翻了。这老头子穿着不变的长袖无领T恤加仔裤和球鞋,站在舞台上,再一次推出苹果革命性的产品。掌声和尖叫中,appleTV和iPhone粉墨登场。而老乔则调动着观众的情绪,一面嘲笑对手产品的低劣,一面展示着来自苹果的优秀设计。那股牛烘烘的劲儿,可真是了不起。俺一下子就觉得大脑一个劲儿的兴奋,那久违鱼骨,又卡在了喉咙里。看着老乔的风采,不由得想起那首老词:

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。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。欲报倾城随太守,亲射虎,看孙郎。
酒酣胸胆尚开张,鬓微霜,又何妨!持节云中,何日遣冯唐?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
(苏轼《江城子·密州出猎》)